您的位置:www.4118.com > 体育教学 > 沪上全民健身新鲜事健身教练走进百姓家www.411

沪上全民健身新鲜事健身教练走进百姓家www.411

发布时间:2019-11-23 04:03编辑:体育教学浏览(81)

    近些年来,体育是民生这一观念日益被人们所熟知,百姓身边的健身步道长度不断增加,各种健身场所不断建设完善。在硬件设施不断提高的同时,如何提高公共体育服务的软实力,更好地发挥社会体育指导员队伍的作用,是上海市杨浦区四平街道考虑建立家庭指导员队伍的初衷。 一般而言,社区体育存在运动参与人数不足、市民健身技能缺乏、健康组织与团队发展滞后等矛盾和问题。而社会体育指导员,作为群众体育活动中从事技能传授、锻炼指导和组织管理工作的人员,是发展社区体育的主力军。基于此,杨浦区四平街道将家庭健身指导员工作的目标定位为引导市民参加体育锻炼,指导居民至少掌握一项健身技能,吸引居民参加社区健身团队。 上海市杨浦区四平路街道对辖区内注册的社会体育指导员从上门服务技巧、技能指导、运动伤害预防和处理等方面进行再培训,从中选择优秀学员服务居民家庭,针对有锻炼意向的居民,详细了解服务对象的身体情况,制定科学健身、有氧健身运动处方,传授运动损伤的预防与处理、常见慢性病的运动治疗等方法知识,引导居民参加体育锻炼,充分发挥社会体育指导员在公共体育服务中的重要作用。 相比传统社会体育指导员的工作方式,上门服务是家庭健身指导员的特点,个性化指导则是其优势所在。每个家庭健身指导员手握一本工作手册,手册中不但含有上门服务的记录,还包括走访家庭的具体情况。四平路街道每年提供15万元专项经费用于家庭健身指导员试点工作宣传、体育器材配送、统一制作标牌。将家庭健身指导员的信息进行公布,内容包括:教练员姓名、活动地点、指导项目、联系方式等,方便有健身意愿的居民找到符合自己健身需求的家庭健身指导员。 以前当社会体育指导员,只要带着大家跳跳舞出身汗就好了。现在不一样,遇到的对象身体情况都不一样,就要有针对性的指导。家庭健身指导员葛美芳说。 葛美芳的服务对象很多,住同一幢楼里的万阿姨就是其中一个。以前万阿姨在楼道里遇到葛美芳,总会羡慕地对她说:葛姐,你的身材怎么这么好啊?我想减肥。葛美芳回答她:减肥嘛要管住你的嘴,动动你的腿。经过葛美芳的游说,现在一到晚上万阿姨就会来按葛美芳家门铃,两人一起到小区健身苑锻炼。葛美芳说:万阿姨平时很少运动,健身苑的锻炼器材也需要指导,她如果不知道怎么使用,很容易受伤。现在,万阿姨每周都会出来锻炼两三次。 不仅是万阿姨,街道里的徐阿姨也是葛美芳的服务对象。葛美芳以前练过瑜伽,徐阿姨腰不好,她就上门教徐阿姨几个锻炼腰部的动作。 家庭健身指导员让葛美芳的特长得以发挥,也让她意识到要学的东西很多,她说:毕竟我们的专业知识有限,遇到一些有慢性病的居民,应该怎么动才科学,还是需要再培训。 经过三年的摸索,杨浦区四平路街道在首批52名家庭健身指导员基础上,每年再培训100名社会体育指导员担任家庭健身指导员,实现23个居委会全覆盖,受益家庭1500户。以后杨浦区四平路街道还要探索公益补偿机制,落实经费来源,同时加强专业指导,丰富培训内容,建立评价考核体系,完善退出机制。 据四平街道的工作人员介绍,目前他们的家庭健身指导员服务已产生三点成效:一是使市民了解自身的身体状况,在家庭健身指导员开的运动处方帮助下,进行科学合理的健身锻炼。二是消除了退休和独居市民的寂寞,使不少有潜在需求的市民积极参与到全民健身活动中来。三是拓展了市民的人际交往,吸引市民主动加入健身团队,爱上体育健身,增进市民之间的情感交流。

    一个普通的下午,社会体育指导员葛美芳敲开了居民徐红妹的家门,按约定上门指导健身。铺开瑜伽垫,徐红妹在葛美芳的指导下开始练习。她腰不好,葛美芳教的都是锻炼腰部动作,学员一招一式也挺到位。像这样的场景,几个月来每天都会在杨浦区四平社区上演。而为市民提供贴心、个性化的健身指导,让社会体育指导员走入寻常百姓家,也是上海推行30分钟体育生活圈的举措之一。

    www.4118.com 1

    体育与医疗在国家双创示范基地杨浦区完成了一次美丽的邂逅,并在四平社区结出了硕果,这一模式即将在杨浦区全面推广。近日,2018年杨浦区体医结合工作现场会在杨浦区四平社区文化活动中心举行,来自杨浦区体育局、区卫计委以及12个街镇代表前来参会,上海市体育局副局长赵光圣出席会议并作讲话。会议由杨浦区体育局党委书记、局长吕晓钧主持。

    社体指导员来敲门

    杨浦四平街道家庭健身教练员葛美芳

    四平模式先行先试突破瓶颈

    杨浦区率先推出家庭健身教练的创新之举。不再等着居民来健身,而是主动上门把他们请出来。 葛美芳敲开的第一户门,正是文前提到的徐阿姨。一次葛美芳在电梯遇到住楼上的徐阿姨,说起要找服务对象,问是否可以上门。徐阿姨爽快地答应了:认识你挺高兴的,是要向你学点东西。佩戴家庭健身教练员的工作牌,葛美芳迈出了第一步。 四平社区现有52位家庭健身教练在行动。今年4月起,以辖区内287名社体指导员为班底,组建家庭健身教练队伍。首批招募,有100名社体指导员接受了上岗培训。经考核后,52名优秀指导员持证上岗。如今,家庭健身教练员公告牌挂在了小区大楼的外墙上。姓名、级别、指导项目、联系电话,一目了然,便于居民电话咨询。 家庭健身教练言传身教,发动了不少居民参与到全民健身中,教给居民运动技能,帮助老人和独居居民消除寂寞,拉拉家常,在健身中增进邻里间的感情交流。

    盛夏的每周三晚上七点半,杨浦区四平路街道同绿小区的徐阿姨、周阿姨等十几个居民准时集合,跟着葛美芳跳操锻炼。身材修长的葛美芳做起动作来富有韵律和美感,大家学起来也带劲。葛美芳是四平路街道的社会体育指导员,上个月开始,她又多了一个身份家庭健身教练员。这些跟着锻炼的居民正是她敲开家门,动员出来的。

    在现场工作会上,在杨浦区体育、卫生两个委办局以及12个街镇分管领导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负责人面前,体医结合的四平模式进行了推介。杨浦区四平路街道办事处、四平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四平社区家庭健身指导员代表分别从街道政府、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家庭健身指导员三个角度就体医结合工作试点情况作交流。

    个性指导发挥特长

    勇敢敲开门

    去年,杨浦四平路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对街道所有人群做了一个健康调研,发现街道里有3000名糖尿病人,10000名高血压患者,慢性病问题在街道里十分突出。作为全市体医结合的试点社区,四平路街道首次尝试了健康培训和上门出诊结合的干预模式,一年来服务人群超过27454人,其中有150名被长期跟踪的慢性病患者健康指数得到明显提升。

    葛美芳手里的家庭健身教练工作手册,不但有上门服务记录,还包括走访家庭的情况,以前当社体指导员,只要带着大家跳跳舞出身汗就好了。现在不一样,遇到的对象身体情况不一样,就要有针对性指导。 万阿姨羡慕葛美芳的身材,我很想减肥。葛美芳告诉她:减肥要管住你的嘴,动动你的腿。那就锻炼吧!白天万阿姨要带外孙,葛美芳说:晚上有时间,你要出去锻炼,我随叫随到。这以后,万阿姨晚上常来按葛美芳家门铃,一起到小区健身苑。葛美芳说:健身苑的锻炼器材也需要指导,如果不知道怎么使用,很容易受伤。 家庭健身教练员让葛美芳的特长得以发挥,也让她意识到要学的东西很多,毕竟我们的专业知识有限,遇到一些有慢性病的居民,应该怎么动才科学,还是需要再培训。

    家庭健身教练员是四平路街道今年5月开始的创新之举。不再等着居民来健身,而是主动上门把他们请出来。刚接到这个新任务,葛美芳有点犯难:很多小区居民都不认识,那些喜欢锻炼的早就来参加健身团队了,硬上去拉,不知别人是否能接受。

    体医结合,就是将锻炼和治疗相结合。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面向社区里的慢性病患者,招募了150名会员,体育俱乐部在活动中心内成立了太极培训班、气功培训班,并请来同济大学太极拳协会的教练为慢性病患者传授吴式太极拳十六式。在带领他们锻炼之余,卫生服务中心还根据他们各自的健康状况,每天提供量血压、测血糖等跟踪治疗服务。培训之前,我们给这些居民做了一次健康测试,培训3个月后,再进行一次测试,居民的各项健康指数明显得到提升。

    全科指导民生关怀

    葛美芳先跟几个平时熟悉的朋友聊了起来,得到的反馈是:我们想锻炼啊,就是找不到地方。这让葛美芳稍微放宽了心:看来我的想法是错了,人家是等着我们上门。

    在四平社区文化活动中心的运动小站里,楼下是有氧区,楼上是力量区。过去,相比起环境高档的商业健身房,社区里的健身房并不受居民们青睐。如今,体医结合计划彻底激活了社区健身房,每天从早到晚都有居民来这里锻炼身体,像这样的运动小站,四平路街道共有3个,服务于各片区内的小区居民。

    社体指导员转型成家庭健身教练员,这一全新的社会公共服务角色,提出了新课题。 这项体育惠民举措,广受社会好评。四平社区有10万人口,街道还将培训100名社体指导员。实现23个居委会全覆盖,目标受益家庭2000户。培训由同济大学卢伟华教师主持,内容涵盖上门技巧、技能指导、运动伤害预防和处理等多方面。 采访中,记者感觉到,在实施30分钟体育生活圈中,如何完善、提升这支队伍水准,让家庭健身教练员发挥更大作用,成为科学健身全科医生,是极大的挑战。在社体指导员进社区、进家庭推进会上,与会者提出了新的思路:如探索公益补偿机制,落实经费来源;加强与相关部门合作,丰富培训内容,提高健身指导水平;建立评价考核体系,完善激励机制。 社会体育指导员是发展社区体育的主力军,也是整个公共体育服务网络中最基层、最广泛的一支力量。上海拥有三万名社体指导员队伍,要让这股力量充分发挥效用,提高公共体育服务体系的软实力,家庭健身教练模式的全面推广,将有更多市民享受到便捷、专业的健身指导。

    葛美芳敲开的第一户门,是住在自己楼上的徐阿姨。两个人以前一起打过腰鼓,有一次葛美芳在电梯遇到徐阿姨,说起要找服务对象,问是否可以上门。徐阿姨爽快地答应了:我认识你挺高兴的,是要向你学点东西。于是挂上家庭健身教练员的工作牌,葛美芳迈出了第一步。

    全科医生、体育指导员双剑合璧

    三个星期前,家庭健身教练员公告牌挂在了葛美芳所住大楼的外墙上。姓名、级别、指导项目、联系电话,一目了然。这下又让不少居民对上了号,碰到葛美芳就问:是你吗?你教我们健身操啊?这也帮助葛美芳敲开了另一幢楼周阿姨家的门。

    在固定的健身载体基础上,四平社区还通过体医结合的方式组建了一支17人的家庭医生团队和一支105人的健身指导员团队,在上海市体育局的支持下,由上海体育科学研究所体质研究与健康指导中心主任刘欣进行集中培训,让家庭医生学会该如何开运动处方,让社会体育指导员学会该如何更好地督促市民践行运动处方。

    锻炼交朋友

    陈玮玲是四平的一名家庭健身指导员,每天早上7点半,他都会和家庭医生一起,准时地出现在居民家门口,为他们上门出诊,开出符合个人身体状况的健康处方。研究发现练习五禽戏对糖尿病人有帮助,于是我们就组织居民每周三次地聚集在一起练习。17名专业的家庭医生,对接23个居委,每两周会定期下居委为社区居民提供测血压、测血糖等评估服务,同时进行慢性疾病的健康教育。

    走进周阿姨家,葛美芳跟她聊起家常,得知周阿姨已经退休,丈夫是船长,常年在外,女儿也是成天忙于工作,一个人的生活比较单调。聊着聊着,葛美芳感觉周阿姨有点想出来锻炼的考虑,于是鼓励她出来。周阿姨也表示,有兴趣参加一些团队活动。

    对于慢性病最有效的方法就是生活方式的干预。目前,四平路街道共有27454名居民与四平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签约,其中多以慢病患者为主。四平社区体育健身俱乐部负责人徐作林表示,下一步他们将把健康服务推广到创业园区和学校,让体医结合的模式覆盖整个社区。

    既然大家都需要,那我就把大家聚在一起。于是每周三晚上,葛美芳组织大家健身活动。周阿姨以前总是一个人在小区绿地散步,话也不多。葛美芳说:现在不一样了,大家一起跳跳操,她精神愉快了,嘻嘻哈哈,每次结束之后还说,下周碰头啊,一个礼拜一次太少了。从周阿姨的改变看得出,除了锻炼身体,交到朋友、拉拉家常也是她内心的诉求。

    白衣天使与社会体育指导员双剑合璧,在为市民提供科学健身指导的同时,也减轻了卫生部门的负担。杨浦区卫计委副主任薛人翼表示,在治未病和慢性病方面,医疗与体育有很大的结合点,下一步的重点是要依托社区、街道把居民的积极性调动起来,提高市民的运动兴趣,并成为一种生活方式。

    参加健身团队的徐阿姨也特别有感触:我刚搬来的时候退休不久,那时候人很失落。不用上班,邻居又不认识,天天在家当全职太太,烧饭做家务。参加锻炼后,退休生活丰富了,做了十多年的邻居到现在才认识,早点有家庭健身教练就好了。

    目标一致践行大健康战略培养市民主动健康意识

    从单位人到社会人,退休后生活的巨大落差需要有个适应的过程。像葛美芳这样的家庭健身教练员,不但走进了退休人员的家,也走进了他们的心。葛美芳经常遇到居民对她说:退休了来找你锻炼哦!她总是回答:好啊,只要你们有兴趣,街舞、排舞、广场舞都可以教。

    在现场工作会上,上海市体育局群体处处长桂劲松为杨浦区体医结合工作专家库成员颁发聘书。杨浦区体育局副局长曹月、杨浦区卫计委副主任薛人翼与12个街镇分管领导共同启动2018年杨浦区体医结合工作。今年体医结合工作将在杨浦区的12个街镇全面展开,每个街镇将开展不少于1项的体医结合运动处方干预慢病项目。

    指导个性化

    在会议最后,上海市体育局副局长赵光圣作讲话,他希望杨浦区在体医结合工作上要拓宽渠道,让体医结合更贴近于市民生活;要完善模式,提升市民科学健身的水平;要形成合力,完成全民健康的新布局。

    葛美芳手里的家庭健身教练工作手册,不但有上门服务的记录,还包括走访家庭的情况,以前当社会体育指导员,只要带着大家跳跳舞出身汗就好了。现在不一样,遇到的对象身体情况不一样,就要有针对性指导。

    根据国际卫生组织发布的权威信息,影响一个人健康的四大因素是遗传因素15%、环境17%、个人生活习惯60%和医疗8%,其中个人生活习惯起到作用最大。上海市体育局副局长赵光圣认为,通过体医结合改善市民的生活方式和行为习惯,培养市民主动健康的意识,是新时代全民健身工作的新使命。体医结合并不是以哪一家为主导,而是双方基于共同目标而共同开展的一项工程。为市民健康服务是体医两家的共同目标,我们将共同开展医务人员和社会体育指导员的交叉培训,让医生能开具运动处方,让社会体育指导员能够指导市民完成运动处方。同时,还要让体质监测与医疗体检相结合,让医疗设施与运动设施相结合,让健康的关口前移,为市民形成健康的储蓄。

    万阿姨跟葛美芳住同一幢楼,大家经常在楼道里碰到。万阿姨总是羡慕地对葛美芳说:哎哟,葛姐,你的身材怎么这么好啊?我想减肥。葛美芳回答她:减肥嘛要管住你的嘴,动动你的腿。葛美芳开始到万阿姨家游说:羡慕我?那就锻炼吧!白天万阿姨要带外孙,葛美芳说:晚上我有时间,你要出去锻炼,我随叫随到。

    在去年国务院出台的《国民营养计划》中也明确强调了吃动平衡,这也让体育与医疗、卫生开辟了许多新的合作领域,未来的空间大,前景深,需要更多像杨浦四平模式这样的成功案例进行推广。下一步,上海市体育局将积极与医疗、卫生部门合作,形成合力,优势互补,将在全市建设10个社区体医联建站。

    晚上,万阿姨就会来按葛美芳家门铃,两人一起到小区健身苑。葛美芳说:万阿姨平时很少运动,健身苑的锻炼器材也需要指导,她如果不知道怎么使用,很容易受伤。就这样,万阿姨每周会出来锻炼两三次,有时葛美芳没空陪她,她自己也会去。

    葛美芳以前练过瑜伽,徐阿姨腰不好,她就上门教徐阿姨几个锻炼腰部的动作。家庭健身教练员让葛美芳的特长得以发挥,也让她意识到要学的东西很多,毕竟我们的专业知识有限,遇到一些有慢性病的居民,应该怎么动才科学,还是需要再培训。

    像葛美芳这样的社会体育指导员,目前都是无偿地为邻里服务。自从当了家庭健身教练员,葛美芳的工作量大大增加:本来白天带社区健身团队跳得也蛮累的,晚上就想休息了,现在晚上也要出去。一口气吃不成个胖子,邻居之间的友情是要慢慢培养的,叫大家出来锻炼,先要让别人相信你,以诚待人。

    解放日报记者手记

    健身全科医生

    秦东颖

    杨浦区四平路街道是全国社区群众体育先进单位。当初试点搞家庭健身教练员项目时,街道社会体育指导员站负责人徐作林认为并不难,因为社会指导员网络都是现成的。实际做下来,他发现远没有这么简单。

    让一般的社会体育指导员转型成家庭健身教练员,确实是道难题。现在的居民对上门敲门颇为反感,总认为是来推销的,这就需要社会体育指导员有足够的耐心。随着家庭健身教练员公告牌的张贴,居民日常进出看到后,对此有了逐步接受的过程。目前,四平路街道已有52名家庭健身教练员在行动。

    四平路街道有10万人口,其中老年人超过三分之一。家庭健身教练员的出现,让那些在家中的老人走出来,在社区找到自己的组织。尤其现在社区里还有相当一部分新上海人、租房的务工人员,他们都不知道去哪里健身。现在只要根据公告牌,打家庭健身教练员的电话,就可以了解社区内的健身设施和培训活动,融入上海的城市生活。徐作林告诉记者:手机都成热线了,来不及接。之前有体育生活化示范基地,现在又有家庭健身指导员,杨浦区始终在探索体育生活化的新模式。接下去,殷行社区也将逐步推进家庭健身教练员项目。在采访中,记者也感觉到,要让家庭健身教练员发挥更大的作用,还有一些需要完善的细节,比如给予他们足够的培训。只有这样,他们才能真正地成为市民健身的全科医生。

    本文由www.4118.com发布于体育教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沪上全民健身新鲜事健身教练走进百姓家www.411

    关键词: www.411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