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www.4118.com > 综合体育 > 从制霸世界到任人宰割,中国乒乓球的无名英雄

从制霸世界到任人宰割,中国乒乓球的无名英雄

发布时间:2019-11-13 13:27编辑:综合体育浏览(76)

    图片 1

       

    (搜狐体育 郭健4月28日发自布达佩斯)当克兰帕尔(Klampar Tibor)、约尼尔(Jónyer István)和盖尔盖伊(Gergely Gábor)一起举起世乒赛男双冠军杯伊朗杯合影留念的时候,在2019世界乒乓球锦标赛比赛场馆——匈牙利会展中心现场目睹了这一幕的绝大多数球迷都不知道他们到底是谁。的确,昔日的荣光早已不复存在,曾经统治世界乒坛数十年之久的匈牙利如今沦落到在大赛中任人宰割的地步。只是,当我们将目光投向尘封的历史时,细心擦拭后的世乒赛奖杯上刻着的那些陌生的名字告诉我们,这个东欧国家曾经有过怎样的辉煌。

    在中国乒乓球50多年的辉煌历史中,登上世界冠军领奖台的109人当中没有成应华,但在中国男队1981年至1987年取得的辉煌成绩里,却都有成应华的默默付出。

    1977年的成应华19岁,刚刚入选国家队。和当时的众多球员一样,有着站在公众视线下,和世界强敌交手,为国争光的愿望。不过梦想很快被现实的残酷所打破。35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男子团体比赛中国队惨败,冠军是克兰帕尔、约尔尼、盖尔伊尔等所代表的匈牙利队,对于匈牙利队,这是有历史意义的时刻,意味着阔别了27年的斯韦思林杯的回归。而对于中国队,后果几乎是打击性的。失败引起了民众公愤,骂声四起,更有激进球迷发电报点名让某队员滚出国家队!中国男子乒乓球在赛后背负了巨大压力,不但大部分老将不再参与下一次的世乒赛,推出年轻小将,而训练方式也发生极大变化。
        当时的匈牙利队制胜的法宝是横拍弧圈球,球路诡异,着实让中国队员汗颜了一把。加上主将克兰帕尔经过六年的禁赛,才刚启用,没有被国家队列为强敌之内,自然没有过多重视,其独特而大智若愚的打法也使国手们一时无法适应。
        当时的现场,匈牙利队三名队员克兰帕尔、盖尔盖伊和约尼尔分别战胜了中国的李振恃、梁戈亮和郭跃华。接着克兰帕尔又胜梁戈亮,使匈牙利队连得四分。中国队紧紧追赶,李振恃和郭跃华分别击败了约尼尔和盖尔盖伊,为中国队扳回两分。第七盘,约尼尔战胜梁戈亮,从而结束了整个比赛。
        经过讨论,为了提高训练效率,专门培养有体能优势和技术特长的几位新人,而其他几位队员则被定为陪练,模仿对手的技术和风格,供这些主力队员练习和适应。
        成应华不幸在选,模仿克伦帕尔。
        成应华并不是中国的第一位陪练运动员,也不是最后一位,据现存的资料显示,我国的第一批陪练是在1959年开始,为了赢得1961年第26届上海世乒赛,胡炳权、薛伟初、余长春、刁文元、廖文挺等人专门负责模仿日本人的弧圈球,为此将自己的打球方法完全放弃。
        命令一出,不知是该感谢领导的器重还是抱头痛哭。实际上,这意味着成应华必须放弃自己的打球习惯,模仿、或完全成为另一个从前毫无认知的人,成为他就是自己全部的工作内容。也要一并放弃亲自上阵的梦想。毫无疑问,这是一种牺牲。将个人前途牺牲给球队,给国家。当时的成应华不知所措。
        愤怒不是没有的,他一个人跑到球馆发泄,把球全都倒在地上。满脑子是亲友邻里的期盼和那些天真的关于冠军的想法。
        和成应华命运相同的人很多,例如模仿盖尔伊尔的人是黄统生,李奇模仿约尼尔。黄统生当时其实成绩不俗,不过也毅然投入模仿练习,甚至练得手脚出泡。不过,由于当时的陪练并不是个令人羡慕的角色,酬劳低,未来无保障,甚至后来看大门的也有,因此大多数被定为陪练的人都在消极和自我放逐中从球队中消失。成应华的幸运在于,他能深切感受到35届世乒赛失利后,作为一个中国人,所拥有的有关集体性的失望——每一个人都希望自己所存在的集体是最强的,当集体遭受失败的时候,个人的命运也会受到冲击。当然,他的尴尬也在于此。他要承认陪练的命运,并期望在这个过程中有所意外收获,例如他的横拍弧圈球技术将有所长进,他也将证明他确实对匈牙利队员十分了解,并完全有实力能战胜他们!
        事实上也是如此,他能够详细描述克兰帕尔等人的出球特点,并逼真再现。例如,克兰帕尔的手腕灵活,他的动作幅度不大,但是出球速度快。此外,克熟知中国队不擅反手的特征,连续进攻反手,而如果回击无力,直接给其留下进攻机会。在站位上,克兰帕尔等球员都擅长在近网处运作,对对手的近网搓球反应速度极快。不得不说,35届,他赢得十分轻松。
        由此,成应华开始了陪练生涯,他机械性重复同一个动作,并一人面对不同的主力队员的依次进攻,每三个小时就能拉几千次弧圈球,跑动四五千米。

    图片 2DCV(0)~M2_FTLM2KG]@OT.jpg)

    图片 3

    图片 4

        1981年,36届世乒赛的战果空前,中国包揽了所有七项冠军。那年的成应华23岁。是一个运动员的黄金年龄,不过36届世乒赛的运动员里面没有他。颁奖仪式上,队员们流眼泪,他也流眼泪。一种说不清的辛酸和满足交替涌上,心情复杂得很。
        对克伦帕尔本人,他是尊重的。有时别人也会直接喊他克伦帕尔,被他拒绝了。
    似乎是尝到自己工作的成果带来的喜悦,往后的日子,陪练工作还在继续,不过心情有了不同,或许他性格当中本身就更适合做一个指导者,这种培养人才的过程值得享受,并帮助他积累了大量经验,后来的工作表明,成应华不但能胜任陪练,并真正从心底尊重这份工作。
        陪练工作又开始了。试练中,他对方争起了高下,连续8次打败年轻小将。对方恼羞成怒,架不住摔了拍子,丢下一句“还不是只有赢我们!”意图再明显不过,你成应华要是有本事对外国人撒气去,跟我们打有什么出息,再打也不过是个陪练。血一下冲进脑子里,不过,此时的成应华老练了很多,也没有心思计较得失,他想到方法还是要改一改。虽然对自己所模仿的角色信心颇足,但是小将的自信心却不能打击。否则自己再和对方说什么对方都听不进去。这样,成应华不但要输给对方,还要假装是真的打不过,再利用对方的好心情将技术要点讲明白。
    陈龙灿曾经在与克兰帕尔的交手中失利三场,成应华发现原因后及时告诉他。
        克兰帕尔擅长控制大力球,并借力打力,所以想控制他,一个是出球角度要刁,另一个是力度要小,使其难以利用发挥。并且,要抓住他托球的机会,大力反击。在后来的交手中,陈龙灿注意发挥下旋球,赢过两场。并在以后的比赛中顺利成长。

    一 “乒乓界的罗德曼。”

    左起:约尼尔、克兰帕尔、盖尔盖伊

    蔡振华和江嘉良怎么都打不“死”的“小强”
    上世纪80年代的中国乒坛群星璀璨,男女队都出了不少大明星,球好人帅的郭跃华、谢赛克、蔡振华、施之皓、江嘉良等世界冠军在国内外都有一大批拥趸。这群穿着红色球衣的帅小伙儿在国际赛场上都是让对手们害怕的世界冠军,但一到队内比赛他们都想躲开一个人——成应华。

    图片 5

        匈牙利队曾经在世乒赛举办初期上独占鳌头,并连续多年难逢对手。经过20几年的沉寂,1979年匈牙利队曾在世乒赛上再次创造了男子团体的辉煌时刻。当时与中国队的激战结果如下:
        李振恃负于克兰帕尔 1:2(20比22,21:12,12:21)
        梁戈亮负于盖尔盖伊 0:2(18:21,12:21)
        郭跃华负于约尼尔 1:2(21:19,17:21,16:21)
        梁戈亮负于克兰帕尔 1:2(19:21,21:10,18:21)
        李振恃胜约尼尔 2:1(21:14,17:21,21:13)
        郭跃华胜盖尔盖伊 2:0(21:18,21:7)
        梁戈亮负于约尼尔 0:2(17:21,17:21)          
        克兰帕尔正是当时的奇迹创造者之一,连续拿下三分,促使匈牙利在27年之后重又捧回冠军奖杯。如今这位老将以及匈牙利队当年的辉煌都渐渐成为历史,乒乓球坛不断有新人新事出现。
        作为乒乓界的鬼才,克兰帕尔所创造的行业奇迹是不可忽视的,他之所以被关注有两点原因,一个是在欧洲帅先应用了横排弧圈球,另一个是他的出了名的古怪个性。曾经被称为乒乓界的罗德曼。

    1926年世乒赛创办之后的十年间,九届赛事中匈牙利人在男单项目上八度夺魁,其中包括巴纳-维克特(Barna Viktor)的六年五冠,在其职业生涯中,巴纳总共赢得40枚世乒赛奖牌,其中22枚金牌、7枚银牌、11枚铜牌;同期女单比赛中匈牙利姑娘七次问鼎,迈德年斯基-玛丽亚(Mednyánszky Mária)前五届赛事次次夺魁!截止到本届世乒赛,匈牙利一共获得了68金、58.5银和75.5铜,无论金牌还是奖牌总数都排在第二位,仅次于中国。然而,他们最后一枚世乒赛金牌的获得还要追溯到整整四十年前——在1979年平壤世乒赛上,匈牙利队两度击败中国队赢得男团冠军,当时在决赛中登场的正是克兰帕尔、约尼尔和盖尔盖伊。

    大家都不愿意跟成应华打比赛的原因,并不是因为他把匈牙利悍将克兰帕尔模仿得维妙维肖,而是怎么都打不死他。所以在国家队10年,成应华得到的官方荣誉是“无名英雄”,而在队内,他的绰号是 “中国队第一稳”。

        1985对成应华是有重大意义的。当年的洛杉矶热身赛,成应华和江嘉良都输给台北选手吴文嘉。1963年出生的吴文嘉是台湾台南人,乒乓球名将,直拍快攻打法,人称“小霸王”,现为中华台北乒乓球队男队主教练。吴文嘉是近台攻击型选手,球速快,推档技术稳健,敢于抢攻。体型匀称,体力充沛、精力旺盛、攻势凌厉,打起球来不断高喊“杀!为自己鼓劲。当时吴文嘉的气势被搞得很大,到了迈阿密公开赛时甚至有了专门的啦啦队,而相比之下国手们则寒碜了不少。
        由于大陆和台湾的特殊关系,这场比赛实际有一定政治意义,如果不能扳回,后果也是较为可怕的。不幸的是在当年的美国迈阿密公开赛上,江嘉良依然失败,使得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成应华身上,他被推到了骑虎难下的境地。这时候做过陪练的心理优势就显示出来了,长期的陪练稳定了他的心态,丰富了他的技术,提高了他的分析能力。所以在小霸王面前他显得十分冷静,理性分析出在上一次接球时其实就是在气势上输了,打球太保守,对方发长球就不敢上他的正手,几次下来被对方摸透了脾气,相同的方法屡试不爽,总是提前侧身接反手,搞得成应华十分被动。这一回成应华放开胆子,看到他侧身就直接上对方正手,因为吴文嘉习惯性地侧身,再转回来就不大顺手,回球效果平平。这时候成应华就左右开工穷追猛打,几个回合吴文嘉的气势很快就被打下去了,动作开始凌乱,顾得了正手顾不了反手。很快败了下风。
        这场比赛被当时的报纸记录下来,人们对成应华的球技、灵活的头脑和出色的心理素质表示了由衷的赞叹。李富荣、徐寅生等,则久久握住他的手说:“这场球影响太大了,谢谢你!”对成应华来讲,当时的心情好过拿了世界冠军。
        后来的成应华又在1983的匈牙利参加公开赛,以及瑞士、瑞典等国家的邀请赛中露过几回面。也曾拿到过冠军。
        1987年夏,成应华年近30,在发烧39.4,无法进食的情况下,和陈龙灿代表四川队参加第六届全运会。赢得冠军。
        1992年,成应华移居美国担当美国国家队教练,在后来的20年间,和黄统生一起,于马里兰州创办了美国最大的乒乓球俱乐部,培养青少年选手,此外他曾代表美国队参加了悉尼、雅典奥运会以及多届世乒赛。
        2010年,成应华回乡祭祖,并参观了当地的乒乓球俱乐部。

    图片 6
        克兰帕尔全名为蒂波尔•克兰帕尔(T.Klampar)。从姓名上可以看出属于占到匈牙利国家人口97%的马扎尔人后裔,他本人是西方人和匈奴人混血。他的肤色偏黄,头发的颜色是黑色,这些属于东方人的特征,而深陷的眼窝以及高大的身材又表明西方血统的存在。通常身材较高大的运动员,如约尔尼,通常表现出力度上的强硬和灵活性上的不足,而克兰帕尔虽然身高1.9m,却并不妨碍灵活性发挥。他本人擅长右手横拍弧圈快攻结合反手攻,拉球时不狠,但出手极快,擅于运用手腕制造螺旋出球。因为弧圈球落点难以掌握,接住后的击出走向不受控制,常使对手棘手,此后瓦尔德内尔发扬了这种打法,使之达到巅峰。能灵活运用弧圈球的运动员往往具有绝对优势。如萨姆索诺夫(白俄罗斯),格林卡(希腊),波尔(德国),柳承敏、吴尚垠(韩国)以及我国的马琳、王励勤、王皓、马龙,等,这些选手的成功跟灵活应用弧圈球是分不开的。在欧洲,克兰帕尔是弧线球的先驱式人物。此外,克兰帕尔有一个发球习惯,发球紧挨球台,对手搓近网时常常被打得措手不及。
        克兰帕尔的第一场大赛是在19岁时参加了1971年的31届世乒赛的男子双打。与约尔尼搭档,并在当年就获得男双冠军。总的来说他属于天才型运动员。因为他的灵活和出其不意的打球特点并不是训练出来的,而是跟性格的随意乖张密不可分。性格是把双刃剑,从另一方面表现出的是懒散和极端。他本人内向孤僻,个性古怪,并讨厌被束缚。行为表现出执拗和不合章法。在赛场上,他的神情散漫,不知所思,好像注意力根本不在比赛本身;动作规范性差,步伐笨拙,经常用不符合力学,甚至是奇怪的姿势接发球,并坚持这种打球习惯。这种不按套路出牌方式反倒给对方压力,令人印象深刻!
        生活中这种散漫而无所顾忌的性情给他带来了大麻烦,甚至导致事业的停顿。
        20世纪上半叶匈牙利尝试探索共产主义,后经过政权交替,在克兰帕尔时期,正实行社会主义体制。这时对集体性要求较强,乒乓球对队员的规定也相应增加。这促使正值青春年少的克兰帕尔表现出逆反心理,加之本身古怪而偏执的想法层出不穷,因此屡屡破坏规定、惹是生非。在请假被拒绝,与女友出行被禁止之后,他在教练的车上涂满了面糊表达自己的不满。并在酗酒后,在高速公路上开了几十公里的倒档车。这种行为在当时看来是不可理喻,甚至是嚣张的。终于,国家队决定给他浇一盆冷水,挫一挫他的锐气,并由此开始了六年的冷宫生涯,荒废了大好年龄。但是六年的沉寂没有令他一蹶不振,反倒给他在1979年第35届平壤世乒赛上的一鸣惊人做了铺垫。
        当时的中国队已经表现出乒乓球方面的巨大优势,并包揽了最近两年的世乒赛男子团体冠军。而瑞典队、日本队以及英国队也轮番进攻着冠军宝座,匈牙利机会渺茫。克兰帕尔上场后一人拿下中国队三分,并促成了匈牙利男团冠军梦的回归!此时,匈牙利已经27年无缘冠军,可想而知当时的克兰帕尔创造的轰动效应。而后的克兰帕尔在赢得殊荣的同时,也成为其他国家乒乓球队的重点研究对象。中国队也是通过分析克兰帕尔的打球技巧,在第36届保证了冠军位置,甚至包揽了全部奖杯。

    展开剩余81%

    Δ当时在中国属于非主流的横板打法,后来让成应华在美国成了乒坛老大

    成应华移民美国:

        二  克兰帕尔的克星:
        第35届世乒赛,尽管克兰帕尔,以及约尼尔、盖尔盖伊赢得团体赛,在男子单打成绩上却不理想,克兰帕尔以1:3负于鲁尧华,止步于八分之一;约尼尔0:3负于梁戈亮。盖尔盖伊进入四分之一决赛,1 :3负于李振恃。总成绩上,克兰帕尔负两盘,盖尔盖伊以及约尼尔负五盘。
        当时克兰帕尔在团体赛中一共四次出场,分别打败了我国李振恃、梁戈亮和卢启伟,而在男子单打项目中却输于鲁尧华。所以说,克兰帕尔的弧圈球不是没有弱点的,他的失败并非偶然。那么鲁尧华到底用什么方式克制住了克兰帕尔的横拍弧圈球呢?!
        针对克兰帕尔与新手鲁尧华的比赛,中国队积极进行总结,这也是后来的36届世乒赛能够取得全胜的重要因素!
        首先看克兰帕尔的状态:
        站位:靠近桌面,姿势四平八稳;
        技术:两面拉弧圈球,伺机抢位抢攻,进行扣杀;
        优势:手腕灵活,技术全面。
        劣势:步伐笨拙,存在控制点缺陷。
        鲁尧华当时擅用直板快攻,经过合理应用,打击效果十分明显。
        第一,发球快。
        鲁尧华尽量缩短发球准备时间,同时对方的准备时间也变短。鲁尧华的发球占了总分的23.68%,共得18分。
        第二,进攻性明显。
        他的每次出球带有进攻性,速度和落点变化多端。造成克兰帕尔被动防守。弧圈球的赢球点在于方向难以掌控,但进攻上有其特定的节奏。鲁晓华擅长的是直拍快攻,速度上的优势打破了弧圈球发球节奏。由于鲁晓华态度上坚决,敢打敢拼;加上技术过硬,能充分发挥直拍进攻的优势。做到快、准、狠! “这场比赛得失分总计是140分,其中鲁尧华主动进攻得头分合计108分,主动进攻77.14%,被动防御仅占15%。四局比赛总得76分,其中主动进玫(包括发球抢攻、接发球抢攻、正手进攻、正手侧身进攻、正手打弧圈球、推挡和拼中突击)得67分,占88.15%。”这些数据都表明:鲁尧华对于主动进攻的运用是赢得比赛的重要原因!
        第三,攻击对手底线两大角。
        这种做法其实很冒险性,要求队员的技术胆量都过关。由于克兰帕尔站位靠近前台,这两角防守上存在严重缺陷。另外,鲁尧华回球角度往往很大,之前说到,克兰帕尔的手腕灵活,而步伐上笨拙,不能适应突变,所以就算勉强接住大角度球,由于来不及调整身体只能勉强回球,给鲁尧华快攻的机会。
        第四,反手灵活。
        克兰帕尔战胜中国球员常在进攻反手区时得分。而鲁尧华恰恰能进行反手推压弧圈球,擅长控制角度和速度,甚至直接得分。比赛中此类得分占到了31.57%,共计24分。
        最终鲁尧华以3:1(23:25, 21:16, 21:13, 21:12)战胜了克兰帕尔。
        由此,中国队开始加强直板快攻手法的应用以克制克兰帕尔及其他对手。
        对于克兰帕尔,35届世乒赛即带来了他事业的巅峰,也成为辉煌的转折点。在第36届男团决战上,克兰帕尔遇到了中国队主教练为其几乎是量身定做的对手:蔡振华和谢塞克。看得出中国队对于反攻做足了功课。当时中国队撤出了包括郭跃华在内的全部主力,而是派出三员小将:谢赛克、蔡振华、施之浩来对付匈牙利队的三员猛将:克兰帕尔、盖尔盖伊、约尼尔。
        那么到底是拥有多年经验,人气颇旺的老将们能够守住宝座还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小将们更被看好呢?
    选择新队员是有一定道理的。一来老将年龄偏大,当时任队长的李振恃已经年过三十,并与张立结婚。体能和时间都受影响。二来,男团的失败造成球队士气低落,亟需补充新的活力!
        蔡振华是李富荣的第一个秘密武器。他体能好,爆发力好,曾在江苏队担任主力,并由防守型队员转成进攻型对手,对付步伐笨拙、屡次神游的克兰帕尔再合适不过了。此外,蔡振华的球拍比较特别。
        31届世乒赛上梁戈亮曾用一个魔法的双面球拍战胜瑞典队。一面长胶,一面反贴。而两个面的颜色一样,发球时,梁戈亮用手臂遮挡球拍,不断变化发球,打得约翰森措手不及。加上动作灵活,扣杀给力,比赛十分精彩。尽管瑞典队教练发现了规律,并从后方给予手势上的指点,仍然不能挽回失败,最终中国队赢得比赛。此时的蔡振华正是延续使用这种球拍,而在材料和方法上有了变化。
        看过蔡振华打球就会发现,他将球拍玩弄手掌之间,不断转动,变换发球面。由于拍面两方颜色相同,转速又快,对手来不及分辨球拍哪一面为正,无法确定回击力度。比赛就像表演,而球拍材质也很特别,称为“防弧圈胶皮”,顾名思义,正是为了制约弧圈球球手。从力学上讲,力的作用是相互的。弧圈球的击出需要借助对方来球的角度和力度。而这种材料粘性小,平滑滞涩。旋球触拍后即停止旋动,也不会再形成旋动,并且触拍后的球飞出速度慢,落点近而飘忽,常使对手使不上力气,也很难形成扣杀。但这种材料做正手实际上是费力的,并且不能发弧线球,蔡振华一反常规将其用作正手,技术上是一种突破。
        根据安排,首盘施之皓对阵约尼尔,因为过于保守,以0比2失败。
    第二盘蔡振华就要对阵上一届打败三员中国猛将的克兰帕尔。而施之皓的失败给了蔡一定压力,开场第一个球便落网了,教练李富荣示意蔡稳定情绪。
        调整状态之后,他手中防弧圈胶皮球拍的威力便展出来了!迅猛进攻,对手急忙承接,却发现来球有气无力,大力反而只能将其扣死在自家桌面。
        由于蔡振华行动敏捷,能很好控制来球,并击打出令对手匪夷所思的飘忽球,要么距离近,要么落点不明确,即使克伦帕尔接住了球,仍不方便发力和控制走向,更不要说发挥弧圈球的威力。几轮下来,克兰帕尔精疲力尽,频频失误。
        谢塞克是李富荣的另一个法宝。年仅十九岁。选择他原因有二:
        首先,他是个左撇子球员。这对多数右手球员都是不小的挑战。
        然后,他是直拍快攻。这和鲁尧华打法相似,第三十五届鲁尧华已经显示出技术优势,对克兰帕尔有绝对的制约力。
        这届比赛中国队5:2战胜匈牙利队,洗刷了35届耻辱,夺回斯韦思林杯,创造了乒乓史上绝少有的完胜神话。李富荣的大胆冒险取得了成功。谢赛克、蔡振华也通过这次比赛巩固了乒坛的地位。
        匈牙利对从此淡出乒坛,成绩上再无突破。但是克兰帕尔本人的乒乓生命力仍然算顽强。
       1981年第二届世界杯,克兰帕尔获得男子单打冠军。
       1988年,36岁的克兰帕尔已经过了运动的黄金年龄,但依然顽强进入汉城奥运会男单四强。在输掉两局之后,克兰帕尔渐入状态,连扳三局,淘汰了中国队年刚23岁的陈龙灿。陈龙灿虽然也是直板快攻,出球快而刁,但几次小路球都被克兰帕尔破掉,无缘四强。

    此后,乒乓球运动在这个东欧国家慢慢走入黑夜之中,直到今天,他们依旧没有看到光明……

    光着脚板考进重庆队

    图片 7

    三  人老心不老

    “现在的年轻运动员并不像我们那么努力,我们那时候一天训练八、九个小时,这就是成功的原因,而并不是说我们多么有天分,”克兰帕尔在接受搜狐体育采访时说,“与我们不同,现在的匈牙利球员没有足够的耐力和强劲的实力。他们一天可能也就训练三、四个小时。”被外界普遍认为是“鬼才”的克兰帕尔却说自己那一代人并不是多有天分,这实在是令人大跌眼镜。表象上年轻一代的自废武功是匈牙利乒乓球水平陨落的直接原因,但从动机上讲,旧日体制下通过竞技体育改变命运的渴望才是克兰帕尔这一代人努力的根本。“当时很多人的家境都不好,打球是改变生活的一条路。想拥有自己的房子、汽车,这就是促使我刻苦训练的原因,”克兰帕尔对搜狐体育强调指出。

    成应华从上小学一年级开始打球,七八岁的男孩子打球就是觉得好玩,十一二岁被选进了体校,他才知道打球也许能当饭吃。成应华小时候家里很穷,父亲一个人挣钱养家,读书时每个月五六元钱的学费都经常拿不出来。1972年1月,13岁的成应华去考重庆市体工队时连双运动鞋都没有,是打着光脚板参加的比赛,球板也是体校给他的。

        成应华1985年第一次来到美国,中国队派他参加美国公开赛这样次一等的国际赛事。那一年,成应华一举打败前世界冠军,瑞典名将本格森,赢得美国公开赛男单桂冠,也给美国乒乓球界人士留下深刻印象。1988年春,美国乒协备战汉城奥运会时,虽然仅有男女各一名选手获得参赛资格,他们为了争取打得好一些,还是花钱从中国请高手来陪练,专门点了成应华的名。成应华高超的球技和认真负责的训练态度使得美国人不肯放他走了,第二年黄统生也被推荐到美国乒协担任陪练和指导工作。美国当时的乒乓球范围虽然比较广,不过水平并不高,所以成应华到达之后便是数一数二的乒乓球手。由于在中国一直担当陪练员的角色,到达美国后的成应华一直热心参加各项比赛,圆自己年轻时的梦想。1994年开始参加国际性的大赛。并吸引了一批乒乓球爱好者,和黄统生一起创办了美国最大的乒乓球俱乐部。1995年参加天津、英国等地方的世乒赛,成绩良好。不过,当时的成应华并不具有美国国籍,没有绿卡,因此无法参加亚特兰大奥运会。为了获得绿卡,成应华开始大量补习英语语法,在移民局考试。考试也是一波三折,年过不惑的成应华记忆力差,虽然对话没有问题,但是笔试成绩太差,猜题押题仍然无法通过,他只得硬着头皮说我是乒乓球运动员,想要代表美国参加奥运会。这样博得了考官的同情,才过了考试。当年在美国亚特兰大举行的世界杯团体赛由我国前国手李振恃带队,成应华与庄永祥和巴特勒•詹姆斯出战3比2赢了法国、3比1赢了瑞典,然后在1/4决赛中3比2赢了比利时。半决赛时1比3输给了韩国。”获得季军,这在美国是从未有过的好成绩。后来的成应华继续代表美国参加各项比赛,2005年上海48届世乒赛,47岁的成应华代表美国队出战,成为年龄最大的选手,由于年龄过大,速度太慢,遗憾被预选淘汰。2009年,成应华51岁,继续代表美国参加横滨世乒赛,并进入64强。

        退役后的克兰帕尔住在布达佩斯200公里外的一个小镇上,参加俱乐部的乒乓球活动,偶尔进行宣传,指点指点小孩,挣些外快。而平日里清清闲闲,终于收敛了自己的坏脾气,不再酗酒和惹事。
        2005年,出席中欧元老赛的克兰帕尔体态微胖,头发全白,语言慢条斯理,已然不再是那个鬼头鬼脑,任意妄为的年轻人,但那骨子倔强仍然依稀可辨。只不过从捣蛋闹事转移到了对输赢的较劲上。
        克兰帕尔对于乒乓球比赛的态度不再漫不经心,神游天外。而是关注起自己的输赢。当时中方球员有梁戈亮、谢塞克、刁文元和江嘉良。大多数参加中欧元老赛的球员已多年不碰球,心态也是放松的。而克兰帕却在试练时态度严肃积极,并指明了要打败江嘉良。 他说:“我是来赢比赛的,不是来表演的。前段时间波尔、萨姆索诺夫他们来中国打明星赛都输了,中国那么多人认识我,要是我也打得不好,那多没面子。”
        当时的梁戈亮还保持打球的习惯,拥有最大赢球的可能性,许绍发调侃说要是你能抽签到克兰帕尔真是再好不过了。
        最终,江嘉良2:0赢下了克兰帕尔。他的直板横拍着实让克伦帕尔不大适应。
        不得感慨岁月变迁。克伦帕尔,这怪脾气的天才终于还是老了。

    图片 8

    成应华说,在重庆体工队的那段日子,现在回想起来都是一些非常温暖的回忆。但由于那时全国比赛是以省队为单位参赛,还没有成为直辖市的重庆没有资格,成应华一直没有打过正式比赛,到底能打成什么样,他自己也不清楚。两年多后重庆市体工队被撤掉,成应华因祸得福,1974年底进了四川省队。当时省队大约有20个跟他年龄差不多的选手,他的技术水平处于中下游,成绩排在倒数几名,但肖阳宗教练(肖战的爸爸)看到了他的潜力,重点栽培他三年的时间,不仅帮助他在技术水平上提高了一大截,更重要的是让他开始有了远大目标——只要有机会代表四川队出去比赛,就有可能被国家队教练看到。1977年,在全国锦标赛表现出色的成应华果然被国家队选上了。

    成应华与老瓦的“恩怨情仇”
        他被誉为乒坛常青树,是世界乒坛的一位标志性人物,很多人因为和他交手而自豪。他是20世纪过去的11年中排名从来没有低于7名之后的乒乓运动员,不过,1980年的他是个还只有十五岁的毛头小子,虽然曾经在12岁时得到过某项比赛的冠军,但那时没有人想过他将来会和中国几代选手继续20年的对抗。
     这个人是瓦尔德内尔。
         当年瓦尔德内尔和林德应中国乒协邀请,来到上海交流3个月。
    年幼的瓦尔德内尔的偶像有两个:克兰帕尔和瑞典的本格森。这次来中国他听说了成应华模仿克兰帕尔惟妙惟肖,就是因为这个人的存在,自己偶像在36届世乒赛上才铩羽而归,虽然他自己并没有在场上出现。所以打败这个人就好比为偶像报了仇,这个绝少在重大赛事上出现的对手才真正值得一打。15岁的瓦尔德内尔眼神灵动,志气满怀,和其他几个中国队员练了几下球就兴冲冲地与成应华交手,围观得人不少。他热了热身,各路技能全都用上,当然包括自己偶像的弧圈球,成应华先是给了他几个顺手球,之后也就不再当他是小孩,把他当正式对手开球了。几轮下来,瓦尔德内尔被打得稀里哗啦,自己简直就像不会打球。若想为偶像报仇,日子还远得很。
        旧仇还未报,又添新怨,1985年,成应华应中国队派遣,来美国参加美国公开赛,打败了他的另一个偶像——前瑞典队世界冠军本格森,并赢得那一届美国男单冠军。
        瓦尔德内尔在这几年迅速成长起来。1984年4月,瓦尔德内尔位居世界第四,1987年6月,他的排名攀升到第二。而到1989年6月,瓦尔德内尔首次排名世界第一,随后他在世界第一的宝座上一直持续到1991年4月。 在1992年8月,瓦尔德内尔又重新回到世界第一的宝座,并且一直保持到1994年2月。1995年6月,瓦尔德内尔再次回到世界第一宝座,对于成应华来讲,他不再是个小孩,而是一个绝难对付的,或者说难以企及的高度。在后来的陪练生涯中,成应华也曾多次模仿老瓦以提高自己队员的适应能力,模仿倒是得心应手,不过那时候成应华就觉得自己不再是他的对手。1995年的亚特兰大的世界杯团体赛上,成应华代表美国队出征。瓦尔德内尔再次和成应华交手,终于又有机会面对面打一场了。
        这场比赛有点意思,成应华既模仿过克兰帕尔又模仿过瓦尔德内尔,所以打法上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虽是模仿,但又有创新;而瓦尔德内尔则风华正茂,处于事业的巅峰,技术很全面,东方西方的技术都能灵活发挥,整场比赛下来好比两个人是自己再跟自己打球。老瓦的出球成应华能够熟练应对,思维上能很快跟上,而瓦尔德内尔则看准时机出其不意,连出了几个必杀球。结果是,成应华又赢了他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赢他,当然赢得很不容易。如果比赛重来一次,成应华大概不敢预测后果了。
        而后来瓦尔德内尔提起这个代表美国队打球的中国人,心理也由衷地尊敬。
    2005年,上海世乒赛,成应华47岁,虽然年龄偏大,也是全美国第一的成绩。当年的瓦尔德内尔40岁,本希望再战一回,但是成应华毕竟速度不够,没有闯过第一轮比赛。当时他多少有些遗憾,并说希望再和瓦尔德内尔打一次。
        说起瓦尔德内尔,两人都是在赛场上站了几十年的球手,成应华自有一种老朋友的滋味蔓延心中。但毕竟感慨岁月不饶人,四十七岁的他比老瓦整整大了七岁,以后再怎么输也是应该的。但说到人们总说瓦尔德内尔是常青树,成应华觉得自己才是常青,不但赢得起,也输得起,并已经把比赛当做一种休闲了。
        在成应华的陪练生涯中,曾经模仿过的外国选手有:克兰帕尔、约尼尔、瓦尔德内尔、阿佩伊伦,与他一起成长的世界冠军有:36届和37届世乒赛的李振恃、谢赛克、施之皓、梁戈亮、郭跃华等,以及后来的江嘉良、陈龙灿。

         克兰帕尔简介:

    克兰帕尔接受搜狐体育采访

    为世界冠军做铺路石,能把自己也碾压得扎扎实实

    成应华简介:
    出生日期:1958年11月

         匈牙利乒乓球队主力;欧洲横拍弧圈球技术的先驱;20世纪70年代世界乒乓球主要强手之一,与瑞典的本格森、约翰森,塞尔维亚的舒尔贝克,匈牙利的约尼尔,前南斯拉夫的斯蒂潘契奇等,是当时中国队面临的主要强敌。

    克兰帕尔1953年出生,15岁就成为全国冠军,18岁时他与约尼尔联袂赢下1971年名古屋世乒赛男双冠军。此后因性格狂放行为出格而遭匈牙利乒协长期禁赛,却又在1979年平壤世乒赛上帮助球队两胜中国队夺冠,当时克兰帕尔先后赢下了与李振恃、梁戈亮和卢启伟的较量。在35岁“高龄”的时候他还参加了1988年汉城奥运会并打进了男单半决赛。匈牙利人被认为是率先尝试两面弧圈球打法的殿堂级人物,还是发现快速胶水奥秘的实干家,更是瓦尔德内尔的偶像。

    所有乒乓球选手只要一迈进国家队的大门,目标就会自动升级为世界冠军,19岁的成应华也不例外。虽然技术打法是当时中国队非主流的横板弧圈球,但他很努力地训练着,脚踏实地向着目标靠近。然而,中国男队1979年在第35届世乒赛的惨败,改变了成应华的人生轨迹。

    曾经效力的球队:重庆体工队。四川省队。中国国家队。美国国家队。
    总的说来,成应华对于自己的陪练生涯并不算遗憾,上帝为你关掉一扇门,就会打开一扇窗,冠军是一时的,那种内心的淡定却一生受用。当然,对于陪练这一角色,需要给予更多的关注。成应华的一生是完整的,对于乒乓球、对于中国队、对于自己的事业,他都无愧于心。

    从世乒赛战绩上看,匈牙利队在1979年男团夺冠后,又在接下来的三届世乒赛上拿到一次男团亚军、一次男团季军和一次女团季军。1995年天津世乒赛,巴托菲/托特所赢得的女双铜牌也是这个昔日乒乓王国的最后一枚世乒赛奖牌。与之相应的是,匈牙利经济在80年代陷入停滞状态,政府大举借债导致到1987年其外债超过了200亿美元,人均负债2000美元,居东欧各国首位,同时生活必需品价格上涨,民怨渐起。1989年东欧形势剧变给原有体制下的体育系统造成了巨大的震荡,而当秩序重新恢复的时候,克兰帕尔发现:“年轻球员再也得不到足够的财力支持,他们不会像我们那样享受乒乓球这项运动了”。

    为了在1981年第36届世乒赛上打翻身仗,总教练李富荣身先士卒,带领全队开始了中国乒乓球史上最严酷的魔鬼训练,重点培养有体能优势和技术特长的谢赛克、蔡振华、施之皓等新人。而加强针对性训练的措施之一就是让几位横板选手模拟欧洲人打法,成应华扮演的是中国队的头号劲敌克兰帕尔。“作为运动员,每个人都是想要拿冠军,但国家需要我当陪练,只要是中国人拿冠军,我们也跟着光荣,也算间接地为国争光了。而且陪主力队员练球,自己也学到了很多,把自己的技术练得扎扎实实。”

    中国乒乓球最早的陪练:
         27届世乒赛男团决战时的热身赛上日本队着实吓了一跳。当时的中国主将是庄则栋、张燮林、徐寅生。负责模仿木村的余长春与他们分别对练,并玩起了心理战,他表现卖力,不停拉弧圈给对手,而主将们则奋力拍死,威风尽显。后来,木村表述了当时的心情。一个几乎和自己一模一样的打球的人出现的时候,真是令人不敢想象。任何一个国家的球队也都不敢用这样的方法,而西方国家也都惊异万分,认为这是不可能出现的事情。
        1961年北京将举行第26届世乒赛,这是中国首次主办这样大型的国际比赛,为了为国家争得荣誉,早在一年前就组织了108个乒乓球手进行集训,立志拿下这场比赛,当时士气高昂,已经为金牌做好了准备。突然传来消息,日本队出现一种奇怪的打法——旋转球,就是现在的弧圈上旋球。当时的主流打法是近台快攻,这种鬼路子的球虽然速度慢,但线路旋转,用平时的接球方法接不住。当时的欧洲强队南斯拉夫以及匈牙利联合访日,都败在日本球员手下。过来的球要么弹飞,要么生生送给对手。根本无法控制球路。匈牙利对与南斯拉夫的惨败给中国队敲响了警钟。中国队开始苦想遇敌之道。
        当时108将中的薛伟初想到自己的哥哥薛绪初是香港乒协秘书长,日本队经常在香港举行比赛,所以有很多机会了解这项技术。薛伟初连夜写了一份申请书,表示让自己练会这项技术,给主力队员当陪练对象。当时的想法很简单,只要是自己的国家赢,在赛场上还是赛场下都无所谓,而我有这个机会,有这个条件,是历史决定的。自此,30岁的薛伟初与胡柄权成了我国第一代陪练人员,后来上海的余长春,安徽的刁文元、吴小明、福建的廖文挺和湖北的何祖彬,也被抽签选拔出来。离比赛还有三四个月的时间。一开始主力队员李富荣每次碰到弧圈球要么出界要么下网,甚至连着十几个都错过。这要是在赛场上是很可怕的。
        对于美国和日本等国家来说,陪练是一个不可想象的职业。是不可能存在的。许多人不了解陪练这个角色,也不大有人知道,我国最先使用陪练的运动是乒乓球。后来又转向柔道、现在的陪练员成为一项专门的职业,拥有稳定的编制,报酬颇丰,也有从幕后到台前,例如削球名将丁松,从前正是陪练员。不过在一开始,陪练是不被看好的,吃力不讨好的角色。名和利双不收,支持他们继续工作的动力仅仅是一种团队精神,一种对乒乓球的简单热爱。

    “为了赚到更多的钱,很多优秀的匈牙利球员和教练都去了包括德国在内的欧洲其他国家,去打职业联赛了,”意大利资深乒乓球记者吉纳罗-博扎(Gennaro Bozza)回忆说。资料显示,为匈牙利赢得最后一枚世乒赛奖牌的托特就曾为德国克罗巴赫俱乐部(FSV Kroppach)打球,目前定居在德国的奥格斯堡;现今世界排名最高的匈牙利女球员波塔也常年效力于德国的TTC Berlin Eastside俱乐部。教练员方面,1949年出生的匈牙利人卡塞-费伦茨(Ferenc Karsai)自1995年起就开始执教奥地利男子国家队,正是他培养出了2003年巴黎世乒赛男单冠军施拉格。而他们只是匈牙利乒乓球人才外流潮中最知名的几个人而已。

    在全国比赛上,成应华与陈龙灿、陈平西被称为“四川三陈(成)”,是任何强队都不敢小看的团体阵容,1983年五运会获男团亚军,1984年全国锦标赛获团体冠军。他和陈龙灿搭档的双打也非常强大,先后获得1982年全国锦标赛男双冠军,1983年五运会男双亚军和1987年六运会男双冠军。在为数不多的几次参加国际比赛的机会中,成应华1980年获亚洲团体冠军,1985年在美国公开赛上获得男团、男单、男双三项冠军。

    女队的陪练需要男选手:
        女子队员同样需要陪练,但是往往都选择男陪练,是因为男选手的体能更强,模仿能力更好,有技术优势。蒙德世乒赛前,就有专门模仿朴美英、王越古、冯天薇、金景娥的陪练员,其中模仿王越古的男陪练陈曦就要专门学习王越古的勾手发球。不但在乒乓球项目上,其他女子项目也是如此,并且正是因为男陪练的存在,女子项目的发展才这么好。

    图片 9

    Δ1985年参加美国公开赛时,成应华(右)与队友江嘉良在迈阿密海边

     

    达卡-巴拉茨与搜狐体育

    中国的“无名英雄”,在美国成为长青树

    陪练趣闻:
        陪练和主力队员在平时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关系很亲密。作为陪练没有什么心理负担,也能真诚投入工作,曾经有陪练员专门穿上外国选手的衣服,从头到脚打扮成对手的样子,进门就让全队捧腹大笑,

    “政府将更多的钱投入到了‘大球’项目中,像是足球、冰球、手球,还有排球;其次是一些传统优势项目,比如游泳、击剑;相对来说乒乓球的地位很低,得到的资金也有限,”匈牙利第二大媒体24.HU的资深记者达卡-巴拉茨(Dajka Balazs)对搜狐体育说。他的话也解释了为什么匈牙利足球能够在2016年打进欧洲杯决赛圈,并在今年的2020欧洲杯预选赛上力克世界亚军克罗地亚,而其拥有辉煌历史的乒乓球却一再滑入深渊之中。

    1992年成应华刚到美国时以教球为生,几乎每个周末都去各地打比赛挣奖金。为了省点钱,他常常早上开4个小时的车,到一个地方打完比赛,马上开车往家返。美国乒乓球的竞技水平虽然不高,但各种各样的赛事每年有很多场,成应华的技术在美国是数一数二的,在1996年、1997年、2000年和2004年四次获得美国全国冠军。但刚到美国时,在中国队形成的“不可以输”的观念根深蒂固,直到1993年在美国公开赛上获得男单冠军,成应华才逐渐步入“想赢不怕输”的境界。1995年天津世乒赛,成应华通过美国国内选拔赛首次获得了参加世乒赛的资格,又是在自己的祖国举行,赛场上打球兴奋,赛场外见老友亲切,世乒赛的首秀让他终身难忘。三个多月后,第四届世界杯乒乓球团体赛在第二年要举行亚特兰大奥运会的比赛场地进行,成应华带领美国队取得了第三名,这是他从1972年进入重庆队成为专业选手以来,第一次在世界比赛中获得奖牌,也算圆了自己的一个梦想。成应华参加的最后两届世乒赛——2005年上海、2009年横滨,都是当届比赛中年龄最大的选手,这时候他纯粹是抱着享受乒乓球的心态,参加了美国预选赛并获得了参赛资格。

    陪练是个吃香的职业:
        乒乓球陪练现在是一个正规,小有规模的职业,有专门的职业团体。对陪练的选拔标准很高,不是有一个热心肠就行,需要具备正规职业运动员资格,参与过大型比赛,有一些需要国内国际上的得奖经历。一旦成为陪练,将有很高的报酬,获得正规的编制,而运动员如果获奖,陪练也将获得相应的奖金,名利双收。

    “在我看来目前匈牙利乒乓球教练员的水平不够高,而相关部门也没有计划来进行提升,”克兰帕尔对搜狐体育说,“乒乓球训练和教育都被忽视了。”这位八岁开始学球的欧乒联名人堂成员职业生涯中一直接受他哥哥约瑟夫的指导,而后者又从中国人那里学到了很多东西,“他总是对我说,只要击败中国人你就能成为一名优秀运动员,” 克兰帕尔回忆道。

    Δ靠乒乓球,成应华在美国获得了很多荣誉

    对于匈牙利乒乓球运动由盛转衰的剧变过程,前中国削球名将陈卫星有着最直接的认识。他1995年公派赴匈牙利打球,为当地的邮政俱乐部效力两年。“刚开始到的时候感觉当地俱乐部的水平还挺高,像克兰帕尔这样的世界冠军依旧在训练,那个时候国家投入也比较大,联赛吸引到了一些外国高手加盟,”陈卫星透露当时乒乓球选手在匈牙利的收入水平属于中上水平,喜欢乒乓球的人也不少,但即便如此,他还是很快就发现了当地训练手段上的一些问题,“匈牙利教练员的思想比较老派,采用的是老一套的训练手段,而之前我在国内已经接触到很多新东西了,”陈卫星认为当时匈牙利乒乓球界还是在“吃老本”,在实际工作中比较缺乏创新和学习精神,“他们总觉得自己之前是乒乓球强国,所以始终按照传统办法训练,老的东西比较多,不太容易接受新鲜事物。”

    在美国,成应华得到了一个乒乓球运动员所能获得的最高荣誉和各种奖项,靠打球和教球过上了好日子。他和黄统生在马里兰州联手创办了当时美国最大的乒乓球俱乐部,这些年来培养了不少优秀的青少年选手。当年黄统生是盖尔盖伊的替身,跟成应华一样认真地给主力队员当陪练,经常练到自己手脚出泡。相同的教育背景和经历,让两个人一直有着相同的人生观和价值观,他们一起努力为家人创造美好的生活,同时帮助喜欢乒乓球的美国青少年实现自己的梦想。

    雪上加霜的是,体制变革逐渐波及到匈牙利体育界,财政投入的大幅减少加剧了人才外流,匈牙利乒乓球教练员的水平日趋下降,进而导致其运动员竞技水平越来越差,“以前这边的联赛水平还是很高的,国内也有优秀球员来到匈牙利打球。但随着经济的不景气,他们本国高水平球员流失严重,外国人又不打他们的联赛,大家的收入远不如从前,结果成了一个恶性循环,”陈卫星说。

    Δ成应华(前排左)与黄统生(前排右)在马里兰州创办的乒乓球俱乐部,在美国声名远播

    作为奥地利国家队的一员,陈卫星透露自己曾经和国家队匈牙利籍主帅卡塞-费伦茨谈论过相关话题,后者一针见血地指出,领导层的不作为是匈牙利乒乓球运动日渐式微的最主要原因,而经济基础则决定了潮起潮落的方向,“作为教练员,他肯定是哪儿条件好去哪儿了,”陈卫星说。

    “从1972年到现在,四十几年,我生活中所有的美好都是乒乓球带给我的。国家培养我打乒乓球,让我学到了一门很好的手艺,靠它过上了好日子,所以我从内心里感谢重庆市、四川省和国家队一路以来的培养。”成应华说。每次回重庆探亲,老教练、老队友邀请他到俱乐部、学校辅导打球,他都爽快地答应,希望自己能为家乡的乒乓球事业做点贡献。

    本届世乒赛上,匈牙利男选手中排位最高的马约罗斯-本斯(MAJOROS Bence)的世界排名只有108位,三位获得男单正赛资格的本土球员没有一个人能够晋级第二轮。“如果不能看到本国选手比赛的话,匈牙利人可能不会来现场为球员加油助威吧,”谈起世乒赛场馆内东道主观众寥寥的原因时,达卡-巴拉茨说。他透露在两年前的布达佩斯游泳世锦赛上,由于霍苏这样的匈牙利名将的存在,看台上总是坐得满满当当的。

     

    “有机会的话我们也会拿起球拍来打打球,不过更多的是把乒乓球作为一种消遣和娱乐活动,而不会当作职业化的竞技体育项目来看待,” 达卡对搜狐体育说。

    就在许昕、刘诗雯赢下混双冠军后一个小时,在匈牙利会展中心的新闻发布厅里,工作人员为克兰帕尔送上了生日蛋糕——世乒赛结束后的第二天,4月30日,他将迎来自己66岁的生日。这位能够准确念出“郭跃华、谢赛克、陈龙灿、李振恃、施之皓”等昔日中国对手名字的老人谈起曾经的对抗如数家珍,只是他也明白,属于匈牙利乒乓球的辉煌也许只能永远封存在记忆中了。

    (搜狐体育 郭健/文)

    本文由www.4118.com发布于综合体育,转载请注明出处:从制霸世界到任人宰割,中国乒乓球的无名英雄

    关键词: www.411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