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www.4118.com > 综合体育 > 期待回归,提升动作质量

期待回归,提升动作质量

发布时间:2019-11-14 15:38编辑:综合体育浏览(193)

    原标题:隋韩确认退出两站花滑大奖赛 赵宏博:未尝不是好事

    新华社北京1月9日电 题:“葱桶组合”期待回归 四大洲赛欲演高难编排

    2017年中国杯世界花样滑冰大奖赛3日揭幕

    图片 1两对中国组合分获双人滑冠亚军

    新华社北京7月31日电日前刚刚传出新赛季两站大奖赛退赛消息的中国双人滑头号选手隋文静/韩聪31日出现在首钢冬训中心的花样滑冰训练馆。确认退赛之余,两人都表示不会让休赛的日子荒废。中国花样滑冰队总教练赵宏博则说,这“也可能是件好事”。

    新华社记者张寒、李嘉、王镜宇

    中国花滑 一线阵容出战

    北京11月5日电 2017花样滑冰大奖赛中国杯4日产生了男单、女单、双人滑、冰舞全部四枚金牌。世界冠军隋文静/韩聪如愿折桂双人滑,于小雨/张昊获得银牌。男单方面,两届世锦赛铜牌得主金博洋获得一枚银牌。

    在国际滑联30日更新的2018-2019赛季花样滑冰大奖赛分站赛的名单中,隋文静/韩聪的名字悄然消失。两人原本计划参加11月初芬兰和日本的连续两站比赛,但因为隋文静四周前刚恢复训练,新赛季的节目编排眼看跟不上进度,而小隋的伤脚也仍需警惕反复,遂做出了弃赛的决定。

    1月9日,花样滑冰运动员隋文静/韩聪在训练中与中国花样滑冰队总教练赵宏博交谈。 当日,中国花样滑冰队在北京首钢冬训中心进行训练。 新华社记者王丽莉摄

    本报记者 季 芳

    距离平昌冬奥会开幕已不足百日,这让今年的中国杯世界花样滑冰大奖赛被赋予了更多意义。中国花滑队总教练赵宏博表示,希望弟子们能在平昌冬奥会上滑出最佳水平。

    影响“葱桶组合”复出进度的仍是隋文静平昌冬奥会后确诊的右脚疲劳性骨折,按赵宏博的话说,这个位置“比较麻烦,只能靠养”,而且会有3-6个月的反复期,即便恢复训练的第一天就能上冰,巩固隋文静伤脚的健康状态也还需要一段时间。

    距离2019年四大洲花样滑冰锦标赛2月4日在美国阿纳海姆开幕只剩不到四周时间,计划在这一赛事重返国际舞台的隋文静/韩聪还在加紧训练,全力赶进度。

    2017年中国杯世界花样滑冰大奖赛将于11月3日在北京拉开大幕,中国花样滑冰队在新赛季的征程也随之全面开启。中国队此次派出了一线阵容参赛,除了隋文静/韩聪这对新科世锦赛冠军组合,金博洋、李子君等男、女单人滑主力选手也将悉数登场。

    隋文静/韩聪演绎全新《图兰朵》

    因此隋韩目前的训练内容仍以恢复性、功能性为主,重点提升身体机能。隋文静不能做那些特别应力性的动作,如跳跃和捻转,只能练滑行、托举、旋转等,再就是两人一起练一些小的新的东西,零敲碎打的片段,还难以形成节目。

    “之前教练也说我们今年整体的进度慢了一点,因为伤病等原因;现在就在积极地调整,积极地训练备战,影响不是特别大。”结束9日下午的训练,走下冰场、还没来得及换下冰鞋的隋文静说。

    随着平昌冬奥会的临近,今年的中国杯赛被赋予了更多意义。此前,中国队已经进行了5个多月的集中训练,在中国花样滑冰队总教练赵宏博看来,这次参加中国杯赛既是对训练成果的检验,也将是一次重要的队内选拔,“希望通过中国杯比赛查找问题,进行调整,最终我们将根据选手们在中国杯等比赛中的积分确定平昌冬奥会的参赛人选。”

    双人滑是当晚产生的最后一枚金牌,也是平昌冬奥会中国队的夺金点之一。短节目得分领先的新科世锦赛冠军隋文静/韩聪压轴出场,并以全新演绎的经典曲目《图兰朵》如愿折桂,150.93分也创造了两人职业生涯中自由滑的最高分。2003年世锦赛,申雪/赵宏博正是以一曲荡气回肠的《图兰朵》实现卫冕,两人的完美表现也使其成为花滑史上的永恒经典。

    这不是隋韩第一次因伤休战,但和2016年5月隋文静先编好节目再去做双脚韧带手术的那次相比,这回小隋的冰鞋一脱下来便再没能穿上,新赛季的节目编排便也无从谈起。

    由于女伴隋文静在2018年2月的平昌冬奥会后被确诊为右脚疲劳性骨折,被粉丝们称作“葱桶组合”的这对世锦赛冠军、冬奥会银牌组合先是直接退出了2018年3月份的世锦赛,又因恢复训练和节目编排赶不上进度而取消了本赛季初连续两站花滑大奖赛的参赛计划。

    备战数月 精益求精

    图片 2资料图:隋文静韩聪获得2017花样滑冰世锦赛冠军

    不过隋韩并不后悔在平昌带伤参赛。韩聪说:“经历过奥运会,不管辛酸还是愉悦,我们都享受了整个过程。这份体验也让我们对奥运会的理解和认识更加加深了,更明白‘奥运赛场,为国家争光’,也更深刻地体会到四年努力只为在奥运赛场上展现的艰辛。”

    十天前刚刚在哈尔滨落幕的全国花样滑冰锦标赛上,休赛10个月的隋韩重返竞技场,第一战便拿了短节目第一名,然而他们随后放弃了自由滑的比拼,遗憾地未能将这趟复出之旅做到有始有终。

    为了备战平昌冬奥会,今年4月的世锦赛一结束,中国队的多名主力队员就马不停蹄地奔赴国外,进行新动作的编排。此后几个月,他们每天的时间被上冰训练、钻研动作、恢复放松等内容填满,备战冬奥会成了队员们的重心。

    赛后赵宏博表示,这是隋文静/韩聪第一次携《图兰朵》参加正式比赛,两人发挥出了训练水平。“隋文静/韩聪也希望用《图兰朵》演绎自己的故事,这是非常好的事情,希望他们可以在年轻时完成自己的梦想。”赵宏博说,他相信弟子们的《图兰朵》最终会超越他和申雪。

    隋文静则从伤痛中“开出花朵”,乐观看待因伤休赛。“奥运赛季过去,整个人的精神状态、心理状态都需要进行不同的调整。我们从冬奥会中得到了经验,也有一些成长,但还需要总结,把它理顺,然后慢慢再走。”

    “我觉得我们的节目还需要更多的时间去打磨、去抛光,才能拿到赛场上。”隋文静解释道。

    隋文静/韩聪此次将带着他们为奥运赛季全新编排的节目出战中国杯赛,这也是他们在新赛季首次亮相国际赛场。熟悉的赛事、熟悉的环境,不同的是,因为即将到来的平昌冬奥会,两人在心里定下了更高的目标——新的赛季,他们注重的不仅是动作技术方面的提升,更希望在音乐的理解和情绪的表达方面有所突破。

    另一对中国组合于小雨/张昊摘得双人滑银牌。赵宏博表示,于小雨在单跳上还需要继续加强,以前这个环节并不是她的问题,但现在欠缺些自信。

    赵宏博说:“进入‘北京时间’,我们也在研究该如何准备未来四年这新的周期。如果每个赛季都这么绷,每场比赛都不放,运动员也容易疲劳。”

    从2018年8月恢复功能性训练,在冰上做些简单的滑行,到几经波折才试到一双合适的冰鞋,正式投入技术动作的训练,再到9月奔赴加拿大,找中国队长期合作的世界级著名花滑编舞劳瑞·妮可编排新赛季的节目,其间穿插参加“大众冰雪季”这类普及推广冬季项目的活动,以及感冒等小伤小病的影响,隋韩最终得以备战全锦赛的时间只有两周,“一套节目只能滑个六次左右”。

    这个赛季,两人的自由滑选择了曲目《图兰朵》,这是他们对自我的挑战,更饱含期待。因为早在2003年,赵宏博/申雪就是凭借这曲《图兰朵》夺得了当年世锦赛的冠军。当时,两人以完美的表现拿到了满分,也成就了职业生涯中的经典一幕。要超越前辈并不容易,隋文静和韩聪更在乎的是“每天进步一点点”,最终超越自己。

    男子单人滑的“刀光剑影”

    与其担心这个赛季,他更愿把眼光放到四年之后。“隋韩的状态,心态的成熟度,经过冬奥会磨炼,已经和前两年不太一样了,他们有很明显的自我的、主观的意识——我要练什么,我需要练什么,这时候他们需要跟我有很好的一个配合,否则太主观了容易出现偏差。”

    但无论是伤病的耽搁还是中途退赛的遗憾都丝毫无减隋韩二人对更高的技术水准、艺术水平及个人突破的追求。“我们今年编排的节目非常难,跟往年相比可能再高出一个level,对我们来说是非常大的挑战。”隋文静说,“而且国际滑联修改规则,自由滑时长比以前少了30秒,动作必须更紧凑了,这对新赛季所有运动员来说可能都是个挑战。”

    在9月初的全国花样滑冰大奖赛上,两人首次携新节目登场,效果不错,却也暴露出了在动作连接和稳定性等方面的一些问题。此后,不断的总结、调整、磨合、提升,成了两人每天的必修课。在赵宏博的指导下,两套曲目的编排都进行了调整,动作的细节、呈现的形式,甚至细微到一个面部表情,都经过了推敲和打磨。

    在男子单人滑的比赛中,两届世锦赛铜牌得主金博洋完成了他在奥运赛季大奖赛中的首次亮相。面向平昌,队里也为金博洋创编了短节目《卧虎藏龙》与自由滑《星球大战》两套新节目。由于两天比赛中落地环节上的多个瑕疵,金博洋无缘摘金,最终收获一枚银牌。另一位中国选手闫涵获得第五名。

    一周前,隋韩训练中失误,隋文静的鼻子摔出了轻微骨折,好在拍片确认并无大碍,于是两人稍作休整后又恢复上冰,还和裁判一起研究新的打分规则,向外教蕾妮·洛卡请教冰舞动作,希望“从各个方面汲取养分,让自己成长”。

    伤病之年选择高难度编排,这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隋文静笑答,谁也没去刻意设计,一切更像是水到渠成、缘分使然。“我们只是想做别人没做过的步伐,用别人没用过的动作,只是想做得不一样一些,更special一些。我们甚至不会去想这样一套节目能拿多少分数,因为我觉得,我们作为运动员就是做最好的自己。”她说。

    由于遗憾错过2014年索契冬奥会,即将到来的平昌冬奥会在隋文静和韩聪心中的分量不言而喻。成为世锦赛新科冠军后,两人加快了前进的脚步,“期待完美发挥”便是他们内心已达成的默契。

    图片 3金博洋在比赛中

    至于复出时间表,隋文静表示希望是在四大洲花样滑冰锦标赛或者更早。“就看我们的状态吧,能尽快回到赛场就更好。我们也很期待那一天,”她说。

    隋韩告诉记者,和妮可一起编排新赛季的这两套节目时,他们大概设计了比节目本身所需要的多出一倍甚至两倍的新动作,再慢慢试,看哪些能放到节目里。这样磨合下来,两套节目他们编了整整三个星期,比往年花费的时间更长,却依然是最后一天才编完。

    全力以赴 挑战自我

    赛后赵宏博称赞了闫涵的表现,同时认为踝关节的伤势对金博洋的发挥还是产生了一定影响。

    已经编得这么难了,到“四大洲”上比赛会保守吗?韩聪斩钉截铁地说“不会”,隋文静也几乎同时说出“尽全力”三个字。他们也在用行动印证着这番态度,9日下午的这堂训练课上,国家队训练冰上方,连接着每名参训队员心率带的显示屏几乎时时显示,隋韩二人的训练强度在全队前列。

    平昌冬奥会,中国队在双人滑项目上获得了3个参赛名额,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选手们的压力不仅来自于对手,更来自于对自我的挑战。

    “金博洋有伤在身,他还没有达到最佳的竞技状态。”赵宏博表示,目前男子单人滑世界水平很高,充分体现了“刀光剑影”的含义。“面对奥运会,所有选手都会不遗余力。金博洋在难度上没有优势,每一场比赛都是恶仗,但我相信他的实力。”

    在备战大赛的最后一程,回首这几乎只有训练极少比赛的一个赛季,已经不是第一次经受伤病考验和休赛煎熬的隋文静和韩聪说,他们感激这段时期的自己。“不同阶段会有不同收获。”隋文静说,“我们当然希望比赛场上的精彩,但人总需要积淀,这段时期让我们有时间去学习一些滑冰之外的东西,看看音乐剧和舞蹈,放松一下自己,也有更多时间去更新一下自己的‘内存’,我觉得挺好。”

    对于老将张昊而言,平昌冬奥会很可能是他最后一次登上冬奥赛场,因此每一次训练和参赛机会,他都格外珍惜。新赛季,他与搭档于小雨的比赛开始得更早一些。前不久,他们刚刚获得了国际滑联系列挑战赛尼斯杯的冠军。不过,即使夺冠,张昊对自己的要求依然严格,“尼斯杯比赛上出现了一些失误,回来后着重强化了单人跳跃。”

    女单、冰舞仍需加强

    事实上,从去年与于小雨重新组合以来,张昊一直在努力突破自己的极限,无论是与搭档的磨合,还是对自己的提升,他都用尽全力。尽管已经有过3届冬奥会的参赛经历,他依然希望自己能走得更远,“大赛临近,感觉心态比以前更成熟了,我会把过往的经验带到赛场,比赛中全力以赴。”

    冰上舞蹈自由舞和女子单人滑是当日较早产生的两枚金牌,也是中国队相对较弱的两个项目。

    “全力以赴”是中国花滑队的很多队员给自己的目标,他们也在用一次次的挑战和努力,让自己做得更好。

    图片 4李香凝在比赛中 中新社记者 韩海丹 摄

    “跳跃小王子”金博洋在新赛季希望能“拓宽自己的戏路”,打破“框框”,尝试更多风格的曲目和编排。因此短节目音乐,他一改以往的欢快曲风,选择了电影《卧虎藏龙》中的旋律,更加舒缓厚重,强调情感的表达。“这个短节目比较舒缓,需要投入很多感情,对自己来说也是在艺术理解力和表现力方面的一种挑战”,金博洋说,“我也希望能让大家更了解中国曲风的花样滑冰。”

    法国组合帕帕达吉斯/西泽龙突破200分大关,以200.43的超高分夺冰舞桂冠。中国组合王诗玥/柳鑫宇最终位列第6。女子单人滑比赛中,名将李子君因伤退赛,李香凝、赵子荃分列总成绩第8和11名。赛后赵宏博表示,女单和冰舞是中国队的短板,尚需加强。

    谈及这次中国杯赛的参赛目标,金博洋一如既往的低调,“正常滑就行。回到北京后,进行了非常系统的训练,上了量,准备得比较充分”,他说,“自己比较有信心,也希望新赛季能有更好的发挥。”

    “李香凝把自己的最好水平发挥了出来,赵子荃的表现也是训练上限,因此两名选手的发挥还是不错的。”虽然表现尚可,但赵宏博强调,两人在整体实力上距离世界顶尖仍有所欠缺,下一步还要在动作编排等方面做出调整,希望可以一步一个脚印努力提升水平。

    考察队员 选拔阵容

    “现在不仅需要运动员完成难度动作,还需要高质量地完成。”赵宏博说,如今赛季刚刚开始,大家心里都有所期待,可能眼下成绩还没有达到预期的目标。距离平昌冬奥会开幕还有三个月,赵宏博希望通过下一阶段的磨合调整,弟子们可以在冬奥会上滑出最好的节目。

    “中国队目前阵容中只有闫涵、彭程和张昊参加过冬奥会,而且彭程和张昊也拆对了,现在基本上是全新的队伍、年轻的队伍在备战平昌。”赵宏博说。而即将到来的中国杯赛正好可以帮助这支全新的队伍找找感觉、练练兵。

    除金博洋外,另一位男单选手闫涵也在积极备战。曾在索契冬奥会获得男单第七名的闫涵上个赛季受到伤病困扰,一度中断了系统训练。今年3月,他进行了肩部手术,而后度过了几个月的康复期,到8月才正式恢复上冰训练。好在闫涵的状态恢复很快,复出后不久就在全国花样滑冰大奖赛和尼斯杯两项赛事中都拿到了冠军。

    中国队共获得了两个平昌冬奥会男单项目的参赛名额,金博洋、闫涵及另一位选手张鹤将成为有力争夺者。而中国杯赛也是他们证明自己,争取积分的重要机会。

    相比之下,只获得了1个冬奥会参赛名额的女子单人滑和冰上舞蹈两个项目,竞争将更为激烈。李子君、李香凝、赵子荃、王诗玥/柳鑫宇等选手将在中国杯赛上迎来双重考验,面对如林的强手,她们能否化解压力,发挥出水平,令人期待。

    而在赵宏博看来,中国队的任务不仅是备战平昌冬奥会,更要着眼未来、布局长远。今年,中国队在新赛季增加了几站B级赛事,既是为了锻炼队伍,也是为了让新人和新组合获得更多积分,从而在奥运赛场获得更好的抽签顺位。而关于未来,赵宏博则希望在世界舞台上传递出更多的中国“声音”。

    “今年我们特意选了《梁祝》《十面埋伏》等曲目,就是要突出中国的传统文化,在选曲和编排上都下了不少功夫。”赵宏博说,这段时间的备战,可以帮助队伍找问题补短板,不过未来,他还是希望能着力于梯队建设,不能只培养“独苗”,要在人才选拔培养机制上有所创新,“中国花滑更长远的目标还是2022年在家门口的冬奥会”。

    本文由www.4118.com发布于综合体育,转载请注明出处:期待回归,提升动作质量

    关键词: www.4118.com